• 图片1
首页 > 媒体监督 > 博客精选
媒体监督
青年创客 守卫餐桌
添加时间:2015/4/12 20:36:47 点击数:1064
4月7日是世界卫生日,今年的主题是:“从农场到餐桌,保证食品安全”。《广州日报》记者王维宣此前两次到神农田园,对团队和农友密集采访,拍摄了大量生动图片,全程观察体验团队坚守“不使用化学合成农药、化肥、激素、除草剂、转基因技术”承诺,致力保卫餐桌安全的事业。以下是他采写的长篇通讯。
 
坚决不用化学合成农药、不用化肥、不用除草剂、不用激素、不种转基因作物,这是从土里“捞食”的神农创客团队所承诺的准则。三位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毕业后并未遵循大部分大学生的就业路线进入职场,而是走进农田真真正正“接地气”,创立神农田园项目,耕耘一片有机田园为广东种植“私人定制”蔬菜。他们发愿用知识和良心守卫餐桌前最后一道防线,避免更多人瓜菜穿肠过,毒瘤肠中留。
 

从左至右分别是:李卫鹏、邓小刚和友生。

神农团队组建于2013年6月1日,12月16日就开始为客户正式配送。会员预缴的费用用于租地购买肥料,每月为会员快递配送2-4次,每次超过6斤六个品种的蔬菜。所有生产过程有详细日志记录,同时在微博微信公布,大棚还有摄像头,视频也在网址发布。神农团队聘请了有40年种菜经验的“牛哥”负责管理,因为他得过政府颁发的蔬菜新技术推广奖。但是牛哥遇到这些声称不用化学合成农药、不用化肥、不用除草剂、不用激素、不种转基因作物的“后生”很挠头,因为这些承诺听着很美好,真要遵循起来却束手束脚。

刚刚接手这70多亩地时,荒草比人高。牛哥说,下除草药再放把火就搞掂,这个提议立刻被否了。还有随处可见的红火蚁大军几乎把从云南聘来的菜工全赶跑了,因为红火蚁见人就咬,脚面咬过的地方红痒流脓,经久难愈。牛哥好心打探,得知农业部门有专门针对蚁患的免费药,这种神经毒素的蚁药会令蚁群疯狂噬咬最后种群灭绝,但是创客小哥却坚持不用,他们“笨”到用生石灰水灌蚁穴,还用煤气罐接上***高温灼烧,后来索性请来中型拖拉机,把田地全翻一遍,把荒草打烂到土里,把蚁穴也一并打翻。
 

神农团队成员李卫鹏,华农蔬菜学研究生,负责技术指导和肥料堆沤。他拒绝使用针对蚁患的免费药,而是用煤气罐接上***灼烧红火蚁大军。

来自流溪河的清水也只是备用,灌溉主要来自地下30米的井水,抽上来的井水被储存在有鱼群监测水质的蓄水池里。开春后,去年种菜的部分菜地被扒开了田垄,井水汩汩流进田间,现在要种上水稻了。轮作过水稻的田地可以消灭土中的害虫,收获水稻后再种菜心等十字花科作物,可以大大减少跳甲等害虫的发生。类似这种耗时耗力的物理防治的办法还有很多,为了种植的“私人定制”蔬菜达到最高标准,神农团队只用物理防治的办法防止虫害。

为了创业,小刚和友生放弃了待遇丰厚的园林工程工作,卫鹏也拒绝了跨国农资公司的高薪。三个80后都到了适婚年龄,但是只有卫鹏有女朋友。每逢周末,卫鹏要骑车十几公里,去汽车站接女友。去冬今春,小刚有回碰巧路遇卫鹏骑车载着女友,卫鹏把发放的厚棉衣让给了车后座揽住他的女友,此情此景让小刚好羡慕,但他感觉现阶段无法给女孩子画饼做承诺。云南和从化当地菜工每月保证准时支付3000多元的工资,三位创客自己只是租住在从化农村的民宅,领取基本的生活费。
 

神农团队成员邓小刚,华农园艺学专业毕业,负责项目总策划和基地管理。某晚下雨,为防止土豆烂在地里,他开着小面包车把货拉到冷库暂时贮存。

  

神农团队成员唐友生,中南林科大园林专业毕业,负责会员服务和财务管理。午休时,唐友生和拍档在商谈,准备拓展养殖生态家禽业务。

2014年,刚实现收支平衡的神农团队又遇到新瓶颈。由于西和村的合同只有5年,创客们又开始了四处寻找土质疏松肥沃、远离工业区没有重金属污染的良田。为了把农民各家各户小块地一起租下,他们带村领导来神农团队耕耘的田地参观,给钉子户做工作,教用惯皮尺的农民用GPS量地。在毗邻的从化城康村,他们已经敲定了70亩地,希望的田野上将迎来这帮年轻创客的耕耘。

西和村的神农田园地里,蚯蚓在土壤下面翻土,鸟在偷吃掉落的番茄,老鼠在晚上溜进鸡舍,蛇在老鼠后面等着,夏夜青蛙在田埂鼓噪,甚至还能在草丛里发现淡定的长尾巴蜥蜴。完整的生物链是土地的奖赏。土地孕育了春华秋实各种美好,但是地下数千米深处的黑色液体被人类抽取后提炼出林林总总的化学毒药,倾洒在地表。继续任性地戕害土地,还是善待大地永续发展,神农的青年创客正在开展一个有益的尝试。
 

在种子下地种植前,神农团队会做细致的预处理。他们会把种子用温水浸泡一整夜,防止种子中附带的寄生虫、虫卵传染到田地里。

  

每块田地都配有田间管理信息卡,详细记录下植物生长的信息。神农团队会根据信息整理成生产日志,在微博微信和网站向会员公布。

拍摄手记:

2015年4月7日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从农场到餐桌,保证食品安全。研究显示,不安全的食品可能含有有害的细菌、病毒、寄生虫或化学物质,并能导致从腹泻到癌症等200多种疾病。20天前,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署在《柳叶刀》期刊发表了一份报告,将五种最常用的除草剂杀虫剂与癌症联系起来。刚获当选第十一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的华农教授廖红,她通过研究根系改良来提高大豆自身的磷效率,但是这种可减少肥料使用的技术到基层推广却遭到阻力,因为动了农资销售者的蛋糕。由于伤身体,农村里负责打农药的工人是有额外补贴的,廖红发现这种使用农药的菜,菜农自己是不吃的。这使我想起在从化西和村神农田园,那天中午享用了椰菜花菜心白菜联合烩制的大锅饭后,和小刚在简陋的食堂里的交谈。这个来自新疆的西北汉子谈起了自己的母亲,这位一生节俭的母亲2013年回四川探望父亲时发现腹泻便血,检查发现肠癌已经把肛门都堵住了,癌症晚期的母亲催促小刚不要再省钱,让儿子说服医生每天使用超过最大限量90毫克的吗啡减疼。我内心和小刚一样的痛,同时也有些许庆幸,因为我父亲八年前也罹患过肠癌,后经手术切除并造瘘。我想起近些年时时听到身边有人不幸遭此恶疾,有人顽强地挺过来了,有人却没有。每天劳作日出日落,小刚的妈妈会在天堂慈爱地注视他,这位曾经懵懂的农业大学生,现在发愿用良心坚守餐桌前最后一道防线,避免更多人瓜菜穿肠过,毒瘤肠中留。(广州日报记者 王维宣 摄影报道)

  • 会员评论
    昵称:
    评论:
    发表评论